红星观察-租车订单爆满,房车出游热背后:车在“风口”,配套产业还在“路上”

发布时间:2023-06-16    来源:网络
房车,成都市,李政

清晨七点,塔公草原第一缕阳光投进车窗,房车里的一天开始了。窗口远望,视线越过茵茵草原,越过起伏的土丘,远处雅拉神山拔地而起。这是《格萨尔王传》里流传的神山,终年银装素裹,云雾缭绕。天晴时,金色的阳光倾泻于峰顶,仿佛一顶皇冠。

点燃炉盘,蒸上几笼点心,煮一壶红茶。启程数日有余,家已经在身后,却也时刻在身旁。

今年4月,32岁的李政驾驶着花费160万购置的房车从成都出发,沿318国道一路向拉萨进发。虽已结婚生子,他仍痴迷于“在路上”的感觉,每日窗外都是全新的风景和未知的一天。这个9平方米“移动的家”是他异乡的归属。

近年来,这种具备高私密性及高行程灵活度的旅游方式人气陡增。短视频平台上,“房车旅行”词条下的相关视频播放量超百亿次,房车租赁、共享房车生意也风生水起。据统计,今年“五一”期间房车租赁订单同比增长超5倍,成都名列全国前五大热门提车城市,其余分别是北京、上海、天津、杭州。

随着越来越多房车上路,独属于房车出行者的欢乐和辛苦也渐次展开。

红星观察-租车订单爆满,房车出游热背后:车在“风口”,配套产业还在“路上”▲成都一家房车营地的房车主题客房

把“家”开上路,追寻向往的生活

一觉在湖边的房车里醒来,梅哥觉得刹那间,诗与远方是如此触手可及。

作为带娃出行的宝妈,她需要在途中解决哺乳和做辅食两大“难题”,同时也想带宝宝来一次不一样的旅行。为此她早早租下了一辆房车,“五一”期间从成都出发经冕宁县到达西昌。

车内五脏俱全,四张床睡下了四个大人一个小孩,冰箱里挤满了出发前买的食材,便携燃气灶可以搬到户外。在人迹罕至的小众景点,也能搭起帐篷烹饪丰盛晚餐。自由定制旅行路线,随走随停,一路远离人群的喧嚣。晚间入睡时,车外的风声雨声、鸟语虫鸣尽在耳畔。

▲李政的房车内景

不用抢酒店、挤高铁,逐渐升温的房车出游,寄托了很多人对于自助旅行的美好想象。

李政花了10天时间从成都开到拉萨,他的房车也是咖啡车,沿途售卖自制咖啡,客人可以登上房车二楼的阳台小坐。每日的进账“还不够油钱”,但他更在乎的是和陌生人共享一段人生,去过一种真正富有生命力的日子。

曾是导游的他带着旅行团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却越发渴望深度的旅行。认识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便是看那里的人们如何生活。房车为异乡人提供了一个小家,在某种程度上消解外来者的身份,让旅人在普遍的流动中,以一种既非仰视也非俯视、而是“身在其中”的出发点进行最真实的观察。

▲李政的房车沿途售卖咖啡

一路向西,李政的房车吸引了许多目光,有人对他“不好好工作”感到不解,但多数年轻人都赞叹于他的勇气,甚至想要加入他的团队。人在旅途,李政发现人们更乐于敞开心扉——车停在一起就是邻居,一起上路就是同伴,美食和见闻都能共享。房车旅行并没有让人与人更疏远,相反,因为一直在路上,自己收获了更多朋友。

李政计划今年走遍中国之后,向欧洲和非洲出发。正如他为咖啡取的名字“不止式”:与其说向往到达,不如说向往一次又一次出发。

▲李政的房车在拉萨夜市售卖咖啡

假日尝鲜,房车租赁备受家庭欢迎

不少房车租赁公司的电脑里,今年4月出头就挤满了五一期间的订单,而眼下的订单已经排到了暑假。

成都冠林房车租赁部工作人员王旭介绍,疫情刺激了人们对于具有“小聚集”特性旅行的需求,自媒体又进一步塑造精致自由的旅途形象,助推房车旅行一次次升温。今年“五一”期间,客户的平均租期为5天,以云南、贵州、西藏为首的线路热度持续增高,川西也是短途旅行热门目的地。等到冬季,部分车友选择一路向南,前往海南追寻春日气息。

▲成都一家房车营地的房车主题客房

“提车的大多是本地人,一些外地游客落地成都后也会选择从这里进藏旅游。”王旭认为,川藏线“风景在路上”的特点较适合房车出游,在沿路食宿配套不足的地区,房车也可以满足生活所需,吃不惯当地菜的游客还可以自己动手复刻家乡味道。

留下一生一次的难忘回忆,是人们选择租赁房车的重要原因。租车主力人群多为家有儿童的中青年,他们希望增加与小孩在旅途中的亲密接触,也想为孩子们深度认识大自然创造契机。

房车的售价从十几万元到百万元不等,主流价位集中在四五十万元区间。因此,对于仅仅想要尝鲜的家庭,租赁是更经济的方式,C1、C2驾驶证可以驾驶大部分车型。房车购买者大部分是退休人群,时间比较自由,经济相对宽裕。

▲成都一家房车营地

王旭介绍,一辆房车可容纳4-5人休息,节假日期间租金约为1400元一天,平常不到1000元。折合下来一人花费300元,可以省去传统旅行的住宿和公共交通费用。一项国外的调查显示,相较于其他的旅行方式,一个四口之家开着房车去旅行比开普通家用车住酒店节约50%的费用,比乘飞机住酒店节约75%的费用。

新手上路,忐忑难免。一些平台提供“导游式”的随行管家,管家每天会对车辆状况进行检查,介绍行程及沿路景点、露营、餐饮等信息。如果不想自己开车,还可以让管家帮忙驾驶。

风口上的房车,和还在“拓荒”的配套产业

风景在窗外流动,开到哪里就是家,然而时至今日,房车在国内依旧属于小众商品,尚不成熟的使用场景让不少体验者望而却步。

稍不注意,“拉风之旅”就成了“人在囧途”。只要上了路,每天一睁眼就要考虑一系列的问题:今天路上哪里可以加水和充电?车里的污水排放到哪里?晚上停靠在哪里?都需要一一去“碰”。

而且,有的景区周边并不欢迎房车,只能停到房车专用的停车场。如果没遇上合适的排污地点,个别车主会偷偷排放污水,又留下一大堆餐厨垃圾走人。如此一来,连许多停车场都对房车车主连连摆手。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充电桩,炎炎夏日连空调都不敢开。

▲李政与他的房车

专业的房车营地可以容纳房车停靠,以及时补水充电。然而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的房车营地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运营扩张,营地少是限制房车上路的因素之一。目前全国房车营地约千余个,而房车市场规模位居全球前列的美国和欧洲分别拥有2万余个,“几乎和加油站一样普遍”。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国内玩房车的不够多,难以支撑营地发展。”成都游牧巴士房车露营地负责人老羊说,国内房车保有量较低,租车客户又是“一次性”消费,无法形成稳定的客流。据估计,目前全国房车保有量约为20万辆,相较于世界房车行业依然属于较低水平。

“做营地不赚钱”,也是重要的一点。建设房车营地需要平整地块、接通水管、架充电桩,相比普通停车场的成本要高得多。当房车开进来后,车主往往又不愿意产生经济互动,住宿餐饮一概自己解决。如此一来,房车营地除了能够收上一笔停车费,没有任何其它收益可言。相比之下,将这一地块用于酒店或餐饮显然更划算。

房车像是“家”的延伸,连带着消费习惯也会偏向于在家时候的自己动手、能省则省。房车营地的运营者们想过各种办法,有的尝试举办烤全羊或音乐节等活动,试图借此收取门票,但应者寥寥。

▲李政房车的二楼阳台

近年来,一些特色房车营地开始兴起,支撑它们运营的不是房车车主支付的停车费,而是普通游客来营地产生的娱乐消费。比如,成都一些营地近来增添了户外电影、天幕露营、亲子采摘、篝火晚会等。老羊的营地将8台拖挂式房车改造成了客房,满足人们住进房车的愿望,今年五一期间全部满房。

花样翻新的同时,从业者们也有些焦虑。“我们感到风口已经过了,散客下降特别明显,腰部市场以下的营地‘死’了很多。”老羊介绍,面对同质化严重的问题,各个营地争先在场景上做加法,走起研学路线、发展亲子业务、培育青年社区等。“国内房车业态没有太多参考的标杆,因此现阶段大家都在各自摸索,先造出拳头产品,再去百家争鸣。”

从本质上,房车热折射出人们对旅行和生活的新思考,但其尚未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如果没有让房车旅行更便利舒适的发展土壤,那么多数人都只会浅尝辄止,也就没有真正主流的房车文化。

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实习记者 张芷旖 图据受访者

编辑 柴畅

作者:admi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