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塑料薄膜被指涉嫌污染环境,残膜污染有最优解吗?

发布时间:2023-06-16    来源:网络
生物,玉树藏族自治州

“玉树嘉塘草原现大量塑料薄膜被指涉嫌污染自然环境”一事经红星新闻报道后,地膜是否可降解,以及对环境的影响引发更多人关注。

地膜以其保温保墒、覆盖除草等显著优势,广泛应用在我国农业领域。红星新闻调查发现,电商平台上无纺布地膜成分多为聚丙烯,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聚丙烯在经过光降解或者光生物降解后,可能仍存在微塑料颗粒,没办法达到完全降解。

全国农技推广中心节水农业技术处的工作人员表示,由淀粉、纤维素等天然材料制成的全生物降解地膜,降解速度较慢,但无毒性,对环境污染最小,目前正处于推广阶段。

↑玉树嘉塘草原上有大量塑料薄膜,志愿者2023年3月摄

称多县自然资源局:

调查:塑料薄膜被指涉嫌污染环境,残膜污染有最优解吗?

地膜采用的是可降解无纺布

已组织人员进行清理

针对“玉树嘉塘草原现大量塑料薄膜被指涉嫌污染自然环境”一事,4月25日晚,称多县自然资源局一名工作人员再次回应红星新闻,大量地膜堆积的地点,是该局于2022年8月实施的黑土滩综合治理项目,铺设无纺布是为了保护草籽。实施的项目技术方案是经过项目专家组可行性论证和项目评审,采用的是可降解无纺布。

“最近该区域持续大风,还有低温天气,造成可降解无纺布堆积,我们接到反映后,已经组织人员对可降解无纺布的堆积物进行了清理。”至于无纺布的材质成分,对方表示需询问专家后再作答复。

据青海省公共资源网上查到的公开招标显示,2022年6月29日,作为招标单位的称多县自然资源局对称多县黑土滩综合治理项目-无纺布采购公开招标,项目投资总额480万元,采购无纺布及施工17435167㎡。招标正文中,记者注意到,在第五章《技术及其他要求》中提到的采购参数及要求,覆盖无纺布保水保温防水土流失,无纺布应满足易风化、污染指数低等特性。

↑中标结果公告

记者调查

电商平台售卖的无纺布地膜多是聚丙烯

业内称不能从根本上降解成无害物质

随后,记者在淘宝查询了市面上无纺布地膜的销售情况,有店铺月销售量达到500件以上。记者以购买意向者的身份咨询了销售量靠前的几家店铺,店铺客服均告诉记者,无纺布地膜的材质是聚丙烯,又叫丙纶。

据商家介绍,无纺布地膜主要功能是保温、保湿、防晒、防虫,且是可以降解的环保材料,这种材质在两到三个月内可以完全降解,不用人工手动揭除。有店家告诉记者,“溶解的速度和无纺布的克重有关,克数越高越厚越结实降解就会慢些”;还有店家告诉记者,这是光降解,“太阳晒得越多、温度越高无纺布降解得越快。”当被问及是否有材料可以证明该材质环保时,大多数店家表示无法提供证明,有一家店铺表示可以出具证明“该材质没有污染”的检测报告合格证,但只能提供给购买的顾客。

红星新闻注意到,2021年底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公共机构停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制品名录(第一批)》,文件中说明不可降解材料指含聚乙烯(PE)、聚丙烯(PP)、聚苯乙烯(PS)、聚氯乙烯(PVC)、乙烯-醋酸乙烯(EVA)、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等非生物降解高分子材料。

由此,环保志愿者质疑含聚丙烯的无纺布是一种“伪降解”。有环保志愿者向记者表示,在聚丙烯塑料中添加少量的光引发剂和其它助剂,改变聚丙烯的羰基含量,便可以使聚丙烯在一定时间内快速崩解,变成粉末,这只能达到物理上的分解,不能从根本上将聚合物降解成对环境无害的物质。这些粉末经过土壤和水源,最终进入人体,将危害健康,这种制品应该尽快下架。有关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聚丙烯在经过光降解或者光生物降解后,可能仍存在微塑料颗粒,没办法达到完全降解。

记者还联系到一家售卖防草布的店家,店铺内商品的销售详情页面显示,其售卖的防草布区别于以聚乙烯和聚丙烯为原材料的传统塑料膜,而是使用新型农用材料制成。店家告诉记者,这种防草布使用纤维材料制成,不是塑料制品,无毒无害。据该店家提供的报告显示,经过45天的实验时间,该材料的生物分解率和相对生物分解率分别达到69.1%和90.4%,店家自称“一般能接近70%的分解率已经很高”。

全国农技推广中心节水农业技术处:

正在推广三种可降解地膜

降解效果与材质有关

地膜究竟有几种降解类型?残膜污染问题目前有最优解吗?

记者注意到,全国农业科教云平台在2022年12月30日发布的《当“废膜残膜”遇到“生物降解” ——全生物降解地膜助力农业绿色发展》一文提到,由农业农村部科技发展中心负责项目管理,清华大学牵头、全国农技推广中心等单位参与的“十四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农业面源专项“绿色可降解地膜专用材料及产品创制与产业化”项目,致力于开发保温保墒、降解可控、低成本的生物降解地膜。

4月25日,红星新闻从全国农技推广中心节水农业技术处(以下简称“节水处”)了解到,目前该处推广全生物降解膜的科学和安全应用,主要是结合“十四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节水处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介绍,可降解地膜主要分为光降解、光生物降解和全生物降解三种类型,它们主要区别在于材质和降解率。

光降解地膜是由聚乳酸(pla)等可生物降解材料制成,通过紫外线或其他光照作用,分子链发生断裂从而降解。这种材料的降解速度快,但降解产物仍有一定的毒性,对环境造成一定污染。

光生物降解地膜同样是由pla等可生物降解材料制成,但加入了微生物等生物体系,在光的作用下,微生物能够更好地降解材料。相比光降解,光生物降解具有更高的降解率和更好的环境友好性,降解产物对环境影响较小。

全生物降解地膜是由淀粉、纤维素等天然材料制成,不含任何合成塑料,完全可生物降解并还原为二氧化碳、水等天然物质。这种材料的降解速度较慢,但完全无毒性,对环境污染最小。

针对不同类型的处理成本,节水处工作人员表示,光降解处理成本相对较低,并且具有高效率,但由于可能产生环境毒性物质,因此需要采取适当措施进行处理。光生物降解需要耗费更多的能量和物料,必须掌握好生物学知识和技术,以便维持微生物的活性,使其长期保持对有机物的降解能力。

全生物降解,是指通过酵素、微生物等完全降解负面影响物质为肥料和水的过程。这种处理方式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劳动,耗能较多,也需要考虑生产成本。通常情况下,全生物降解要比其他两种方法成本更高,但它可以有效地减少环境污染,其处理结果符合环保标准。

 业内人士:

生产全生物降解地膜的公司不多

“有一定的技术难度”

记者获取的《全国农技中心关于科学和安全推广应用全生物降解地膜技术指导意见》文件显示,目前全生物降解材料主要有聚对苯二甲酸一已二酸丁二醇酯(PBAT)、聚乳酸(PLA)、聚碳酸亚丙酯(PPC)、聚羟基脂肪酸酯(PHA)等。各地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全生物降解农用地面覆盖薄膜(GB/T35795-2017)》要求和地方实际需求,在对覆盖区域和作物经过充分评估、验证后,选用合格适宜的全生物降解地膜。

文件还称,近年来,农业农村部组织在西北马铃薯、加工番茄、有机水稻和华北春播马铃薯等作物上的试验示范效果良好,并集成了应用技术模式。各地要参考相关试验示范结果,进一步加大不同类型全生物降解地膜在主要生态区和主导作物上的应用研究力度,积极开展试验示范工作,不断集成适合本地作物的全生物降解地膜应用方法和技术模式。

据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人民政府网站消息,2015年,四子王旗开始实施国家农业部全生物降解地膜评价工作,作为乌兰察布市唯一一家示范点,该旗积极探索全生物降解地膜技术应用,大力推进农业绿色可持续发展。

据悉,自实施以来,从最初三年的试验阶段,到2018年的试验示范同步进行,四子王旗累计推广8000多亩马铃薯农田。经过8年的不断试验探索,共试验40多个项次,精选出符合当地生产需求的三种降解地膜。

红星新闻以购买意向者的身份联系到了上述三种地膜的其中两家公司。上海弘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生产的全生物降解地膜材质是PBAT,最终可以彻底降解在土壤中,目前研究暂时没有发现对土壤会造成残留性的危害。他告诉记者,目前农业部门也在积极推广这种新材质,这种材质不会造成白色污染等环境问题。

在上述公司官网上,该公司称与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中国石化上海石化研究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单位联合开发超薄全生物降解地膜及其低成本化和产业化生产。目前已拥有授权自有发明专利5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申报中发明专利10余项。

另一家兰州鑫银环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生产的全生物降解地膜材质是PBAT和PLA,这种地膜不用人工揭除,消解时间根据土壤水分和所含的微生物不同而有所区别,不过该工作人员坦言,“但是目前能够生产的公司还不多,有一定的技术难度系数。”

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实习生 胡玲玲

责编 官莉

作者:admin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