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妈妈岗”的最大关注点,不在于“万元月薪”

发布时间:2023-06-16    来源:网络

“妈妈岗”本质上不只是个道德议题,更是个掺杂了妇女就业、企业用工等因素的经济议题。在“妈妈岗”问题上,社会更应关注的,是它该如何落到实处

母亲节过后,“妈妈岗”上了热搜。广东省人社厅近日发布《关于推行“妈妈岗”就业模式促进妇女就业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在全省广泛开发“妈妈岗”,拓展妇女就业空间。据报道,即将举行的珠三角片区大型招聘嘉年华设立了不少“妈妈岗”,从已公布岗位来看,岗位遍布教育培训课程顾问、房地产置业顾问、企业客服专员、工厂普工、销售员等不同行业工种,月薪从4000元到12000元不等。

就目前看,工资最高开到12000元,成了很多人关注“妈妈岗”的醒目切口,也为极具话题性的“妈妈岗”再添热度。关注“妈妈岗”的薪酬收入没问题,但“妈妈岗”的关注点显然不只在万元月薪。

毋庸置疑,对宝妈群体来说,“妈妈岗”来得很友好:灵活上班、弹性工作、不强制加班,这完全是哪有痛点打哪里,毕竟工作家庭难兼顾已成很多女性的现实痛点,就算被生活逼成了“时间管理大师”,许多宝妈也无法将上班和育儿的时间精力投入合理平衡。正因如此,在职业女性和全职妈妈之间二选一,经常成为宝妈们在问题难解之下的被迫让渡式选择。

而“妈妈岗”通过柔性化、弹性化和人性化的岗位设计,为宝妈们提供了带娃挣钱两不误的解决方案。它以社会责任为纽带,将宝妈的职业发展命题跟企业的用工需求问题捏合在了一起。岗位属性也比较贴合宝妈们的需求,惠泽面较广。

鉴于“照护孩子不力”与“职业发展停滞”的单选题会助长女性的生育焦虑,“妈妈岗”的利好效应还会朝着减少女性生育顾虑、营造生育友好型社会环境的方向溢出。在低生育率问题越来越严峻的今天,诸如“妈妈岗”之类的探索虽然可能只是“厘米推进”,但只要能带来民生福祉,那就多多益善。

公开资料显示,全国多地都开启了“妈妈岗”探索。2021年,广东中山探索推行“妈妈岗”,2022年8月出台文件,支持鼓励工业制造、家政服务、零售业、银行保险、新业态平台等用人单位专门设立“妈妈岗”。北京市石景山区、福建省莆田市、安徽省祁门县等地,也都采取了类似举措。从企业自觉变为政策鼓励,从偶尔冒出到广泛开发,“妈妈岗”的开枝散叶,契合公众期许。

也得看到,政策在鼓励,不等于市场有动力,“妈妈岗”眼下的适用面依旧偏窄,它在宝妈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跟在企业中的接受度,注定存在温差。对部分企业而言,灵活上班、弹性工作带来的管理成本会更高——企业管理的着力点经常是减少人事组织协调上的不确定性,而“妈妈岗”的灵活性与之存在潜在的冲突。这势必会影响“妈妈岗”的推广面。

问题症结本质上仍在于成本分担问题。“妈妈岗”带来的企业管理成本的另一面,就是企业对女性生育成本的分担,得部分承担起“宝妈员工”为了照护幼儿而向企业转移的成本。就此看,就像要正视休产假带来的女性就业歧视那样,社会在推广“妈妈岗”之时也得积极正视这里面的成本分摊问题。若总是让企业承担大头,企业配合度恐怕也很难提高。

较早探路的广东中山,在这方面提供了些许可资借鉴的经验:中山市政府已正式将“妈妈岗”工作纳入该市贯彻落实国务院扎实稳住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的实施方案,明确了税收减免、培训扶持、就业服务管理等多项“妈妈岗”扶持政策,企业开设“妈妈岗”能领到相应的补贴。其指向就很明晰:设“妈妈岗”,也得在生育成本的“个人-政府-企业”共担上想办法。

评论丨“妈妈岗”的最大关注点,不在于“万元月薪”

某种程度上,合理的成本共担机制是“宝妈员工”的育儿责任与企业增长目标冲突时的润滑剂。如果说,设“妈妈岗”会带来卡尔多改善(如果一个人的境况由于变革而变好,因而他能够补偿另一个人的损失而且还有剩余,那么整体的效益就改进了),有些企业的利益成了多方受益背后的相对受损者,那社会成本共担就是对企业的牺牲做出必要补偿。换句话说,不能以做慈善标准要求企业开发“妈妈岗”,而应通过激励相容机制去引导企业向善而行。唯有如此,“妈妈岗”就业模式才能走得更远。

“妈妈岗”本质上不只是个道德议题,更是个掺杂了妇女就业、企业用工等因素的经济议题。在“妈妈岗”问题上,社会更应关注的,是它该如何落到实处,而不是“月薪最高12000元”的单薄数字。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佘宗明

编辑 赵瑜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

作者:admin

【返回列表】